布推长老:谁才是当代伊斯兰的第一仇敌?

image.png


对伊斯兰的无知是导致所有仇恨伊斯兰的根源。这是因为对伊斯兰的无知在外在整体形式上表现出伊斯兰本不该有的各种僵硬而干瘪的限制。换句话说,对伊斯兰的无知让伊斯兰在无知者眼中成为一条条锁链,仿佛一座座堵塞人类利益和愿望的高坝。
因此,那些越是对伊斯兰无知的人,对伊斯兰的仇恨就越深。这一点或许也适用于许多穆斯林自身。
因为,凡是不是出于自己的选择而让自身隶属于这个宗教的穆斯林,都是因袭了父辈和祖先的选择,而非出自个人的决定。即,他并不知道,他所信仰的这个伊斯兰不过是幸运地由父辈和祖先传承给他的宗教。
我要说:这样的穆斯林,他必定对所接触到的伊斯兰原则和教法判律感到是一种对他本人的束缚。这一点尤其是当他的个人愿望与伊斯兰的原则和教法判律相互冲突之际,则表现的更为明显。
对伊斯兰的无知,也是某些人能够借以反抗和攻击伊斯兰唯一机会;是培植谎言的唯一沃土和以虚假的说辞附会伊斯兰的唯一机会。从这块谎言的沃土上培植出的种种谎言,都在穆斯林迷失自我的情况下,被粘贴到了伊斯兰的身上。或者说,越是对伊斯兰无知之徒,他们越是对伊斯兰的真相缺乏了解。这导致了各种对伊斯兰的憎恶和仇恨。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在当代有许多思想性的书籍,内容虽是关于伊斯兰的,但是其中却充斥着太多的谎言与污蔑;充斥着太多对伊斯兰经训明文私意的解说;充斥着对经训明文的真义和教法判律的歪曲与篡改。
这些偏离正道而陷于歪曲经训含义和教法判律的迷途者,他们歪曲经训明文做法之所以在世上流布的唯一原因是——穆斯林对他们所信仰的伊斯兰的无知,以及穆斯林失去了他们应当紧紧抓住的衡量知识的标准和量具,并依赖这些工具来判断和区分何为真,何为假。
我们常常称要写书反驳那些歪曲伊斯兰真相和篡改经训明文真义的各种说辞,其实这让我们陷入到很大的误区中。因为对这些歪曲和篡改伊斯兰真相和经训明文真义之徒,无论对他们如何批驳和指正都是无济于事的:只要大多数穆斯林对他们的伊斯兰的真相依旧无知无识,且仅仅知道他们不过是因袭伊斯兰的名称;因袭传承于他们父辈和祖先的伊斯兰名称之际,那么这种人为的歪曲和篡改就注定会在穆斯林中广为流布,并且还将潜移默化的渗透到我们的,对伊斯兰一无所知的空虚的大脑中。
这样的结果注定将会导致穆斯林的思想的混乱和迷失,即便是我们迅速并不厌其烦地对这些歪曲和篡改之词加以批驳和辩解,并阐明伊斯兰事实的真相也罢。
这是因为,虽然我们对不断产生并四处流布的细菌和害虫,消灭了一个又一个,但是,只要细菌和害虫产生并繁殖的源头还在,情况就会继续恶化下去,我们的做法于事无补。
不管怎么样,唯有彻底清除细菌和害虫的源头,清洁这块滋生细菌和害虫的土地之后,我们才能够考虑如何消除其它病菌的滋生。(侯赛因择译自叙利亚著名伊斯兰学者拉马丹·布推长老的《伊斯兰与西方》)

购买用户

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uslimcn.net/?id=47

本文 暂无 评论

回复给

欢迎点评

联系我们

站长QQ:33590963

站长邮件:3359096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